今天,浙大求是村老村4幢、5幢开始拆除,这应该是一件好事,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求是村又将开始一个新的里程碑。

  求是村从1956年开始建造,至今刚好是50个春秋了。求是村在当时的概念是那最早建的7幢3层半(半层是一个阁楼)的楼房。那时,求是村这7幢楼房四周都是稻田和桑树,求是村的北边还有一幢3层楼U形的单身宿舍。学校则是建在老和山脚的坟堆之上,一条仅三四米宽的石子路歪歪扭扭地通往市区。浙大附小(求是小学)刚建好时是座只有一层的平房,孤零零地立在稻田中间。

我随父母是较早入住求是村的一批。在浙大附小从三年级读到毕业,进入附中后第二年即遭遇文革。1969年11月被卷入上山下乡的滚滚洪流,十年再教育后,又回到浙大。在求是村最早住1幢,后22幢。成家立业后住过外平舍、简易宿舍、青年楼、W楼……在建造了求是村的7幢楼房之后,又建造了求是新村。文化革命中,人人参加运动,无人来造房,而教职工逐年增多,缺少宿舍,就只好拼命往求是村里塞。一套三室一厅一厨一卫的房子,要住进两三户人家。当时,我家住1幢1号时就同时迎来过两对夫妇,其中一对就是如今的院士先生孙优贤夫妇。求是村是三层半的,那半楼是一个阁楼,后也开了天窗,通了煤卫,住进了人家。在5幢和6幢之间,插进了一座简易楼--8幢,几户人家拼用卫生间,条件很艰苦的。文革期间,一些老教授从求是村被赶出,就在此过渡落户。也曾将求是村3幢动了手术,一分为二,一套房子,隔成两套,前后进出(房子结构也由此伤了筋骨,已于2000年底最先被拆除)。

文革后,科学院接管浙大,求是村发生了很大的变化。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造了一大批房子,小学和求是村都连成了一体。可造房速度老是赶不上学校发展的规模,赶不上人口增长的速度。为解决青年教职工的住房,一室一厅的鸳鸯青年楼诞生了;为解决留学回国的博士们,24层的博士楼竖了起来;在李岚青副总理的直接关怀下,几幢筒子楼改建成了二室一厅的宿舍楼……

进入新的世纪后,人们对生活的要求日益增高。仅仅能住,还不够,还要有品位,有质量,有环境。于是,求是村的建房完全摒弃了原有的设计套路和模式,一座座别具风格、宽敞明亮、环境优美的住房,拔地而起。可这时,求是村已被求是路、曙光路、浙大路和玉古路团团围住,土地资源已耗尽,再也没有了空地可供建房。
  于是,求是村开始了更新换代,拆旧房建新房的征程……

2002年7月1日

求是村风雨五十年(二)

编读往来

求是村全貌(60年代初)
求是村4、5、6、7幢(60年代初) 求是村7幢(2002年)
求是村(2002年) 求是新村(2002年)
求是村商店楼(70年代初建) 求是村22幢(70年代末建)
从留博楼鸟瞰求是村(90年代末) 从留博楼鸟瞰求是村W楼
(90年代末)
与市区一山之隔的求是村
(2001年)
鹤立于求是村的留博楼
(2001年)
浙大路
(2002年6月)
拆了求是老村建造的新楼
(2002年6月)
拆了求是新村建造的新楼
(2002年6月)
拆了求是新村建造的新楼
(2002年6月)
Copyright (C) 2002
2002年6月第1版
版权所有 HongBaoPing
洪保平 摄影/制作/文
Copyright (C) 2002.7
版权所有 HongBaoPing